这种有害生物在我国是首次被截获<

时间:2021-02-20 02:36 来源:http://www.ehbbyo.cn

这种有害生物在我国是首次被截获,“好险,一旦进境,后果不敢想。”奚国华的紧张不无道理。

检验检疫部门工作人员提醒,旅行归国或者回国探亲入境人员应严格遵守我国法律、法规的要求,切不可携带违禁品,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奚国华说,查验过程主要靠经验和细心,每种货物可能携带的有害生物不一样,携带方式也不一样。有一次,他们在一块木板上检出9种、1300多只害虫,但这块木板上赫然印着“已进行害虫灭杀处理”的外文。

震惊:半年截获有害生物289种

真相:大蜗牛已“潜伏”一年半

“有害生物就像犯罪分子一样,用各种方式伪装自己,想悄悄混入中国境内,这时就要靠检验检疫人员的‘火眼金睛’揪出它们了。”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实验室副主任奚国华介绍,广西毗邻的东南亚国家疫病疫情复杂,同时境内外非法走私动植物及其产品活动猖獗,动植物疫病防范形势严峻。

去年,红火蚁咬伤南宁市民令人谈蚁色变;前几天,非洲大蜗牛现身南宁郊区,也让人头痛不已——其实,南宁正和全国许多城市一样,面临迎战外来有害生物入侵的紧张局势。“出入境口岸”是个重点区域,检验检疫人员承担着“保卫国门”的重要任务。目前,南宁对抗外来生物形势日益严峻,有害生物随旅客携带物、邮寄物传入风险正在增加。

非洲大蜗牛不是第一种入侵南宁的外来物种,可能也不是最后一种。在市民仍在为非洲大蜗牛对本地生态环境是否造成影响而担忧时,广西检验检疫局提供的数据也许更让人惊出一身冷汗:2012年,广西全年截获进境动物疫病及植物有害生物503种共计1.5万次,同比增长63%和22%;今年上半年,广西共截获进境动物疫病及植物有害生物289种3516种次。

(记者 王春楠)

查出的生物送回实验室后,就是实验人员的工作了。他们通过各种仪器观察其外在形态,如果是较为常见的品种,处理流程就较为简单;如果是少见或首次发现的品种,或者容易混淆的品种,则要通过分子生物学等手段,提取其dna做最终确定。

“我们最怕这带病的进境物,一旦漏检,贻害无穷。”奚国华叹了口气,不敢掉以轻心。“我们曾经查获了几个从东南亚国家入境的山竹,山竹蒂下躲藏着几只小虫”,他的敏感事后被证明是多么重要,检疫人员从山竹中查出了检疫性有害生物山竹簇粉蚧。山竹簇粉蚧主要分布于东南亚国家,通过大量取食寄主汁液,该虫可致使植物生长弱化或停滞,顶端枯死;同时该虫还会分泌“蜜露”引起霉变,从而影响经济植物的产量及商业价值。

9月23日下午,在南宁竹溪大道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实验室的标本室,非洲大蜗牛的标本赫然在列。多份标本上张贴的标签显示,这些非洲大蜗牛是工作人员从梧州、南宁等地采集到的。梧州的非洲大蜗牛标本采集时间为2006年,南宁的非洲大蜗牛标本采集时间为2012年2月22日,按此计算,这位“不速之客”至少已经“潜伏”南宁一年半了。

“一天,两个装满红木原料的集装箱被卸货在防城港码头,中国买方老板委托报检员带着购买合同、发票、植物检疫证书及熏蒸证书等材料来到辖区检验检疫部门报检。检验检疫工作人员核实后,进行开柜检查。他们钻进闷热的集装箱货柜,打着手电仔细观察红木上是否有新鲜虫孔或虫粉。忽然,工作人员发现木板上有白蚁蚁路,还有一些兵蚁出没,立即用随身携带的毛笔撩逗兵蚁,待其咬住毛笔后,将毛笔小心浸入酒精溶液中留样,同时扣押这批红木货物……”

惊险:首次截获新种山竹簇粉蚧

像非洲大蜗牛、福寿螺、食人鲳等这种体型较大的,执法人员查验时,多可以一目了然,但像体型更小的各种果蝇、粉蚧、蠹虫、线虫,乃至真菌、病毒,想“揪”出它们,需要借助各种专业高科技仪器才行。

“竹溪大道边的绿化带也有这种大蜗牛,我上次还捉到几个。”检验检疫工作人员告诉南国早报记者,也许之前市民不太了解这种非洲大蜗牛,但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不过近期非洲大蜗牛在南宁市郊出现,才引起了市民广泛关注。非洲大蜗牛是我国禁止进境的有害物种。

在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有一个神秘的生物安全饲养室。这个从未对外开放的饲养室内,养着检验检疫人员截获的多种有害外来生物。23日下午,记者特别获准进入饲养室参观。

揭秘:如何“揪出”外来有害生物

饲养室的架子上,整整齐齐摆着十余个透明有机玻璃培养箱,每个箱子里,放着被平常人认为是垃圾的东西:烂成渣渣的灵芝、木块,发霉的甜角、板栗……但仔细看,在这些物品的表面,无数黑黄色的小虫正在爬进爬出……

今年的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检验检疫部门对某东盟国家一批入境参展的绿豆抽样查验时,发现有多种活虫。因为这种活虫鞘翅上的花斑和颜色存在很大变异和分型,与不少品种都类似。最后,实验人员通过dna,确定其为我国禁止进境的检疫性有害生物——四纹豆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