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暴露出现行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

时间:2020-08-23 15:45 来源:http://www.ehbbyo.cn

南宁市民覃女士是一名甲亢患者。确诊近一年来,她一直服用“他巴唑”,最近到医院复查,医生告诉她“他巴唑”已经断货了,只能换另一种进口药。覃女士不死心,自己跑了好几家药店,结果都没买到。后来,她又在微信群上发求助信息,也无果,“我有几个朋友也得了甲亢,都断药了”。

又一种廉价药断货了。“谁知道哪里有卖‘他巴唑’?断药了,急求!”近段时间,有南宁的甲亢患者在微信群上发出求助信息,声称治疗甲亢最常用的药物“他巴唑”几乎绝迹。南国早报记者走访南宁多家医院和药店,得知这种廉价的国产药确实已断货,患者只能用贵10多倍的进口药替代

●把脉:断的是“廉价”而不是“药”,现行的药品定价机制须改变

自治区药监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他巴唑”的原料都是化学原料,不同于中药制剂、生物制剂等需要提取,应该不存在原料短缺的问题。之所以缺货,“命门”还是在价格上——定价太低,没有利润,厂家不愿再生产了,“100片才3元,这是卖药还是卖面粉”?

业内人士呼吁,药品定价机制应该“一只手向上,一只手向下”,限高和保低相结合,对暴利药坚决降价,同时允许廉价药适当提价,或是政府对生产廉价药的厂家给予补贴。

事实真的如覃女士所言那么简单?业内人士分析,这种说法看似可行,实际上却是一部分患者掏钱补贴另一部分患者,并不公平。廉价药品接连告急,其实暴露出现行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药价虚高需要“降火”,但是不能一刀切。在物价飞涨的年代,有的药品价格却10年不变,厂家停产就不奇怪了。

“去年10月进的最后一批‘他巴唑’,之后就再也没进到了。”广西医科大一附院药剂科副主任黄振光查询的电脑数据库显示,该院最后一批药用完后,断货已有几个月了。

记者了解到,因为“他巴唑”紧缺,一些甲亢患者已经转而服用一种名为“丙硫氧嘧啶”的药物治疗,但是有专家认为,跟“他巴唑”相比,丙硫氧嘧啶的使用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价格也比“他巴唑”贵很多。

自治区人民医院内分泌代谢科主任颜晓东介绍,“他巴唑”又叫甲巯咪唑,是治疗甲亢最常用的药物,分为国产、进口两种,国产的称为“他巴唑”,进口的称为“赛治”。“他巴唑”很便宜,100片一瓶,价格约为3元。该院大约半年前就已经断货了,现在给病人用“赛治”来替代,50片一盒,价格是30多元。

药店的情况也一样。康全药业、老百姓大药房等几家连锁药店的负责人均表示,“他巴唑”断货已有两三个月,受此影响,替代的进口药“赛治”用量大增,最近也出现供应紧张,多家门店都已售罄。

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由于没有替代药品,医院一度面临停做心脏外科手术的局面。造成紧缺的原因,是该药长期维持低价,影响企业的积极性,唯一生产厂家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决定停产。

近年来,廉价药品退出市场已经不是新闻。由于越来越多的厂家不愿再生产廉价药,导致很多便宜好用、甚至不可或缺的廉价药只有一两家企业在生产。一旦仅存的企业撒手不干,全国都会“断粮”。

卫生部门也对“他巴唑”的短缺表示关注。自治区卫生厅药政处处长卢德成说,正是因为注意到廉价药品供应短缺的问题,这几年广西出台了廉价药品目录,相当于围起了一个“保护区”。像“他巴唑”这类廉价药,在药品集中招标时不再压价。但是招标已经是终末环节,对于定价本就很低的药,尽管不还价,还是可能出现断货。

记者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的网站上了解到,全国有13个厂家生产“他巴唑”。7月3日上午,记者联系上其中一个厂家——北京北卫药业有限公司。该公司销售部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巴唑”确实已经停产了。这13个厂家里,有的厂家早就不做了,有的是近半年才停产的,“你也不用再打听了,我们和燕京(北京燕京药业有限公司)这几家大厂都停产了,现在全国都没货”。

网上对“他巴唑”的需求,“哀声”一片。记者在网上搜索“他巴唑”,发现近期有大量患者求药的信息,山东、山西、江苏等许多地区都出现断货。“哪里有‘他巴唑’卖,请各位大神指条明路。”

医院的情况也不乐观。黄振光说,近来“赛治”的货源时断时续,6月份进到一批,也只有五六百盒,远远跟不上需求。

据了解,目前江苏省已经在全国率先启动廉价药保护机制,制定了廉价药保护目录。今年5月10日起,10种廉价药价格上调。

“大多数情况下,断的是‘廉价’,而不是‘药’。”自治区卫生系统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例如过去常用的青霉素,一支不过几角钱,后来被阿莫西林替代,一盒要十多二十元。还有些廉价药,在配方中做点“加减法”,变成了另一种药,身价就上去了。再看这次的甲亢用药,廉价的国产“他巴唑”断货了,几乎同样成分的进口“赛治”取而代之,吃亏的永远是患者。

“这些药厂唯利是图,哪种药不赚钱就停产。”作为患者,覃女士有点忿忿不平,她认为停产是药厂“逼宫”,迫使政府提高限价。药厂不可能只生产一个品种的药品,某个品种不赚钱,但是其他品种可能是厚利甚至暴利,完全可以用厚利药品补偿薄利药品,而不应该拿患者的生命当筹码。

2010年,红霉素出现全国性短缺。该药价格低廉,仅有大连美罗大药厂一家在大量生产,约占该药90%的市场份额。2010年由于该厂整体搬迁改造,红霉素造成停产,结果全国都出现了红霉素断货现象。

据了解,甲亢是仅次于糖尿病的第二大内分泌疾病,目前的发病率约为2%,80%的患者为女性。颜晓东介绍,因受地理环境等多种原因影响,广西的甲亢患者也不少。该院内分泌科每月甲亢患者的门诊量就达1500多人次。常用药的短缺影响面不小。

2012年,治疗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出现短缺。该药价格也很低,且无替代药,唯一一家生产商上海旭东海普药业减产,全国医院“心慌”。